2016年度最佳科学图书

“我们是我们目前所知的宇宙中唯一拥有自我意识的部分。”诗人马克·施特兰德(Mark Strand)对艺术家见证存在的重任发出如此感慨。“我们甚至可能就是宇宙的自我意识。我们发展到今天也许就是为了让宇宙能够认知自我…我们可能就是宇宙进化为能够审视自己的存在——这是个多么幸运的意外啊。”

虽然科学家们有理由相信宇宙本身并无意义或目的,但如同物理学家丽莎·兰道尔 (Lisa Randall) 所说,“一个事不关己的宇宙虽然不是件坏事,但也不见得是件好事。”而诗人和科学家都在这一观点达成共识:宇宙并非自身赋予意义,其意义起源于人类对宇宙和意义有意识地关注。

 

 

2016年度最佳科学图书

葡萄牙艺术家,历史学家和哲学家弗朗西斯科·德霍兰达的画作(1573)

物理学家肖安·卡罗尔 (Sean Carroll)把这一观点称为诗意自然主义,并在《大蓝图:生命的起源,意义以及宇宙本身》一书中对其价值进行探讨。这是一个关于“我们对自身的重要性的渴望,如何与现实的本质在其最深的层面结合”的深度研究。

卡罗尔在这里给我们指出一个抚慰人心的“存在心理治疗”, 让我们的人生体验中看似矛盾的不同层面达成和解。卡罗尔毕生都在研究宇宙的本质——时间和空间在一个硕大无朋的帷幕下膨胀,一个人一生中的跌宕起伏在这里只是聚光灯中的一个光子。面对“我们是否重要”这样深广的命题,我们不免感到畏惧,而卡罗尔则从宇宙学的角度向我们展示了另一个对应面 :

我们的生命是重要的,虽然没有我们的宇宙还是会照常运转。

我认为我们虽然只是宇宙中根据客观的基本法则运行地一部分,我们仍然是重要的。这不是个科学命题——我们没法通过收集数据和做实验来衡量我们的重要程度。这本质上是个哲学问题,这个问题需要我们摒弃几千年来对生命和意义的看法。按照旧的思维方式,人生不可能有任何意义,因为我们“仅仅是”根据物理学法则随机运动的原子集合。我们确实如此,但并不仅仅如此。我们是独立于任何非物质精神和影响的原子集合,通过自己的生存方式赋予人生意义。我们是有思想、有感情的人类。

卡罗尔引人入胜的“诗意自然主义”建立在几个世纪以来传统的世界观,其渊源至少可以追溯到苏格兰哲学家大卫·休谟 (David Hume)。卡罗尔的观点结合了自然主义(即自然世界的现实是唯一的现实,依照有规律的固定的法则运行)和富有诗意的浪漫想法——从自然基本法则出发,有着多种讨论世界和塑造问题的方法。

 

Categories: 圣贤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