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虚假记忆”指的是“对从未发生过的事的记忆”。 “虚假记忆”与“撒谎”是不同的。当人们撒谎时,他们清楚自己歪曲了事实,而且知道自己在哪些部分撒了谎;但是当人们产生虚假记忆时,人们并不知道这些记忆是虚假的,而认为虚假记忆中的事件曾经真的发生过。

我们先来看一个“人们被植入虚假记忆”的例子——集体癔症:“想起”曾经被虐待。

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早期的美国,发生了几起彼此相似的“集体癔症”案例:在好几个幼儿园中,都有孩子声称自己受到了老师和园方的粗暴对待。除了性虐待之外,甚至还包括有同伴被谋杀、被迫吃死掉的小孩、以及参与邪恶仪式等等。在一些案例里,尽管没有确实的证据证明孩子受到过虐待,但法院依然依据孩子们的证词,将几个涉案的幼儿园园长与工作人员投入监狱中(Schacter, 2002; Vance, 2016)。

直到好几年后,一些长大了的孩子们承认:在当时之所以会一口咬定受到虐待,是因为之前受到过警察与专家的诱导性询问。比如,在某一起案件中,儿科护士曾经反复向孩子询问老师是否进行了性虐待。这些问题并不是开放式的(“这儿发生了什么?”),而是有细节指向性的(“Ta摸你了吗?……不要撒谎了,Ta摸你哪儿了?)。当孩子们提供的答案与警察和专家的想象中不一样时,他们就会反复提问,直到否定的回答被肯定的答案所代替(Schacter, 2002)。

而这样的反复提问是非常容易误导人的。儿童记忆学家Maggie Bruck博士在研究中发现,在经过反复询问后,孩子们往往会承认之前他们没有提到的信息,且这些信息很多是不准确的。Bruck博士在一项研究中,曾经反复向孩子提问,鼓励孩子“仔细考虑”一些从没有发生过的事。在询问过后,有29%的儿童对产生了关于这些事件的虚假记忆,并对这些虚假记忆深信不疑(Schacter,2002)。

如何利用记忆的弱点,提高记忆力?

虚假记忆可以被用作心理咨询:

虚假记忆疗法(false memory therapy)

尽管虚假记忆描述的是我们从没有发生过的事,但它会影响到人们与之相关的行为与偏好。在一项研究中,研究者将参与者分为两组。研究者告诉其中的一组人:根据这些参与者填写的问卷,经过电脑的算法分析,他们很有可能小时候曾经吃过过期的桃子酸奶并因此生病。在接下来的实验中,两组人被要求品尝不同的食物并进行分组。结果显示,“吃坏桃子酸奶”组的参与者比起对照组,要少吃25%的桃子酸奶。

根据这个研究结果,心理学家指出:或许可以利用虚假记忆的植入,来帮助人们改变不良的行为。随后,在一项针对千名美国人与英国人的调查中,调查人员虚构了一个场景:“假设有个咨询师通过植入虚假记忆的方法,来改变一个来访者的不健康饮食习惯,以帮助对方减肥。并且在事后好几个月才告诉当事人:‘我给你植入过虚假记忆’。请问:你们可以接受这种疗法吗?”

调查结果显示,有41%的人坚决反对这种疗法;但也有48%的人认为这种疗法“可以接受”。有约莫25%人表示这样的心理疗法是“违反伦理(unethical)”的;而同时,有10%的人则认为这种疗法“完全合乎伦理(completelyethical)”。(如果被人植入一段虚假的记忆能帮助你,你会愿意接受这样的治疗方式么?)

如何利用记忆的弱点,提高记忆力?

为什么人能够被植入虚假记忆?

1. 记忆是对信息编码、巩固和提取的过程

在说明人的记忆为什么易变之前,我们先来了解一下“人是如何形成记忆”的:记忆包含了三个阶段:对信息的a. 编码(encoding)、b. 巩固(consolidation)和c. 提取(retrieval)(Vance, 2016)。

编码阶段指的是收集信息的过程。在这一阶段,我们会将通过不同渠道(听觉、嗅觉等等)感知到的信息进行收集与处理,形成短期记忆。我们无法将自己没有感知到的信息变成记忆。假设当我们埋头写作时,头上有鸟儿无声飞过,由于我们并没有注意到鸟儿的存在,我们也不记得有鸟的经过。

巩固阶段指的是将记忆稳定储存的过程。在这一阶段,部分短期记忆会被保留下来,成为更长期、稳固的记忆;而部分短期记忆则会被遗忘。研究发现,在人们的睡梦中,大脑会回顾过去收集到的信息,并选择出重要的部分,将它们从储存短期记忆的区域、挪到储存长期记忆的区域中去。所以,睡觉对记住你想记住的信息很重要,复习好了要及时睡觉哦!

最后,提取阶段指的是“人们将储存的记忆取出,来回应外界刺激”的过程。当我们意识到自己“想起”一些事时,就是经历了记忆的提取阶段。很多人以为,记忆像拷贝一部电影:我们把生活中发生的事情用眼睛“拍摄”下来,完整地存放在大脑中,等需要时再取出来播放。但实际上,一段记忆的细节信息分散地储存在大脑里,当我们回忆时,我们会用自认为合理的方式,重新组合细节信息,形成一段记忆叙事(narrative)。如果一些细节模糊了,大脑甚至会将其他记忆中的细节拿过来,填补这段记忆的空缺。

2. 影响人们记忆的因素

人们的情绪、图形想象能力,信息出现的次数,以及我们身边人的记忆,都会对我们的记忆产生影响。

a. 对使我们产生情绪的事物,我们记得更牢

研究发现,在长期记忆方面,人们对有情绪色彩的事物的记忆会更加深刻。在心理学家Kensinger的实验中,比起含义中性的物体(比如椅子),人们更容易记住会唤起自己负面情绪的物体(比如炸弹、坦克)。

之所以情绪能帮助我们进行记忆,是因为当我们试图记住与情绪相关的信息时,大脑中的杏仁核(与情绪有关)会变得更加活跃,影响到记忆的编码阶段与巩固阶段,人们因为情绪造成的注意力集中,能收集到更多信息进行记忆,也会反复地回忆起引发情绪的信息,从而加深了对这些细节的印象(Kensinger & Corkin, 2003; Kensinger & Corkin, 2004)。

b. 想象能力越好,越是容易形成虚假记忆

如果一个人想象能力越好,这个人就更容易形成虚假记忆。这是因为,人们依靠记忆的细节的多少,来判断一件事是否发生过:关于一件事,如果我们记住的细节越多,那么我们越倾向于认为这件事发生过。而擅长想象的人们,即使没有经历过一些事,他们仍旧可以通过想象,虚构出生动的细节。而过了一段时间后,当人们提取这些虚构出的细节信息时,他们会忘了这些细节都是自己想象出来的(Johnson et al., 1993)。

如何利用记忆的弱点,提高记忆力?

c. 虚假信息出现的次数越多,越容易让我们产生虚假记忆

谎言重复得多了,确实可能让我们信以为真。这是因为在记忆的巩固阶段,我们更加容易记住信息的内容,却会遗忘信息的来源。因此,当我们看见曾经反复出现过的虚假信息时,我们会凭借自己的熟悉感,判断这个信息是真的,却不记得它来自一个不靠谱的信源。

d. 身边人的虚假记忆可能会传染给我们

研究证明,虚假记忆可能会互相传染。当两个或以上的个体在一起工作、生活后,他们会彼此分享存储的记忆,这个现象被称为“交互记忆”(transactive memory)。简单地说,我们会将一部分信息交给身边人去记忆。而当我们不记得一些细节时,我们往往习惯于向身边人(特别是亲近的家人和朋友)询问,并轻信他人的错误记忆,而不是花费时间和力气去查找一些更可靠的信源(比如去翻书或者看录像)(Robson, 2016)。

Categories: 圣贤书

辣司机

懒癌患者晚期√科技疯√ACG控√AV搬砖家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